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4
HIPHOP 介紹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紅花會解散的日期是2019年8月6日,相信多年以後,人們還是會談論起今天發生的事兒。在2019年8月6日,紅花會解散了。

紅花會解散的日期是2019年8月6日,相信多年以後,人們還是會談論起今天發生的事兒。在2019年8月6日,紅花會解散了。這是我知道的關於紅花會的故事,我相信,在紅花會成長的背後,在他們做出每一個艱難的決定背後,在每一個事件發酵出來的背後,也一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5

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發生了什麼想必大家都清楚。很多人讓我談談對此事的看法,我的回覆都是四個字:不予評論。

第一是時機不對,所有的HipHop從業者都不希望此事擴大,讓中文說唱再次成為被針對的對象。第二是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這時候說什麼,別人都會說我在吃人血饅頭,乾脆閉上嘴,讓時間去撫平傷口吧。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6

大約半年以前,我們寫了一篇關於紅花會的推文,一直遲遲沒有發布。我剛才又仔細的讀了一遍,那篇推文此時再發佈出來已經不合時宜。

不過這篇文章,我真的不想就說一句“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然後就這麼水過去。紅花會一路至今,艱辛無比。我想藉著這個機會,一起回顧一下紅花會的前世今生。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7

2009年,西安小寨的百匯市場,是陝西唯一有嘻哈服飾售賣的市場。有個19歲的小伙在那開了一家服裝店,門名取名為“黑怕不怕黑”,這個小伙名叫丁飛。

2010年,在百匯市場附近就讀的大學生蜘蛛,結識了丁飛。二人因酷愛freestyle,趣味相投一見如故。而一個比他們小幾歲的壯實男孩,被他們的強大技術折服。壯實男孩最終向丁飛“拜師學藝”,這個男孩叫作啊之。

同年,就讀於西安音樂學院的富家子弟彈殼,出現在了他們的交際圈內。大家不算很熟,但互相以禮相待。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8

2010年,丁飛和蜘蛛一同前往北京參加Iron Mic。那屆西安的選手多達五人,還有派克特、張昊等。

2011年,看到派克特組建的Nous雛形初現,彈殼找到了的丁飛,提議也組建一個自己的團隊,團隊名字是彈殼看邵氏電影后的有感而發,於是就有了“紅花會”。

並且最初的雛形就是彈殼、丁飛、蜘蛛。啊之作為丁飛的徒弟,也順理成章的加入。紅花會之後的所有故事,都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9

2011年底,丁飛和蜘蛛以紅花會成員身份,再次出征Iron Mic。丁飛和蜘蛛在八強戰中狹路相逢,蜘蛛在一場Peace的對決中輸給了丁飛,丁飛則一路殺入決賽,最後遺憾的輸給了派克特,獲得亞軍。

關於那次比賽的細節,我們過去的推文中說過很多次,在此不再詳談。這一屆Iron Mic對於紅花會來說至關重要,因為丁飛和蜘蛛首次在全國觀眾面前,把紅花會成立的事宜宣布給大家。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0

2012年9月,Iron Mic西安站的比賽中,一位17歲的蘭州小伙一鳴驚人,逆勢奪冠。比賽當晚,彈殼和丁飛第一時間主動邀請他加入團體。這個蘭州小伙就是貝貝。

關於貝貝在Battle場上的傳奇故事,我們下次再好好跟大家介紹一下。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1

2012年,貝貝用驚人的押韻技巧,在Iron Mic大戰艾熱,震驚全國說唱圈。雖然爭議很多,但貝貝本人和紅花會的名聲都迅速傳播。

那天,名不見經傳的東北新人PG One、安徽新人畢冉,均和貝貝同場競技。或許PG One和畢冉那時都不曾想到,自己日後會加入到紅花會這個大家庭裡。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2

2013年,紅花會貝貝繼續飛速成長,成為中文Battle的領軍人物,名氣享譽全國,元老成員蜘蛛淡出團隊。後來他去了上海打工,之後又任職於樂視音樂嘻哈頻道。

在經歷過幾次職場的洗禮後,蜘蛛依舊沒有放棄說唱,他改名Mercy,如今做了一檔HipHop節目《浪Wave》,在說唱圈異常火爆,作為說唱音樂推廣者的他更多的也被大家稱為“膜老師”,今年也入圍了新說唱的正賽。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3

2015年底,紅花會舉辦自己的Battle比賽,貝貝邀請在家鄉東北不受待見的好友PG One參賽,最終,PG One實力奪冠后加入紅花會,在西安的日子讓他找到自我。

而“合肥之子”畢冉同樣受邀參賽,他首次與紅花會全員在現實中見面。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4

2016年,紅花會對外宣稱小白、DP加入團隊,外界對這二位成員頗有神秘感。之後小白在有嘻哈中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成績,只可惜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最終與紅花會和平分手。

而彈殼則留下了至今在說唱圈中都廣為流傳的一句話: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5

2017年4月,丁飛正式邀請畢冉加入紅花會大家庭。畢冉的風格也和紅花會中其他人形成了反差,被不少粉絲所喜愛,因為總是一襲白衣,仙氣盎然,也被粉絲親切的稱為“畢姥爺”。

去年,畢冉參加了《明日之子》,一首《結廬在人境》技驚四座。畢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把笛子與HipHop音樂完美的融合在樂一起,我不知道在說唱圈,還有沒有第二個人這麼做。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6

有嘻哈開始之前,紅花會就已經紅透了說唱圈的半邊天,就在2017年在紅花會簽約MDSK之際,Mai宣布正式加入紅花會,彈殼轉發微博中寫到:“紅花Mai神,沒他會沉”。

Mai作為中文說唱圈裡最為優秀的製作人之一,同時也是一位在說唱圈打拼了多年的rapper,他的加入,簡直令紅花會如虎添翼。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7

2017年的《中國有嘻哈》,改變了很多rapper的命運,其中也改變了紅花會的運行軌跡。PG One和小白在節目中大放異彩,紅花會的名聲也響徹全國,吸粉無數。

後來因為一些眾所周知的原因,PG One跌下神壇,一時之間成為了眾矢之的。那件事可以說是驚動全國,帶來了巨大的連鎖反應。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8

PG One的演出被叫停,紅花會的歌曲在全網下架,HipHop圈也經歷了一個至暗時刻。在這個過程中,紅花會也因為種種原因,與摩登天空開始了一場官司。

與此同時,紅花會的後院也開始起火,PG One的毒唯粉相繼攻擊其他成員,這也直接導致彈殼、貝貝刪除微博,轉戰小號。

2018年紅花會雖然遭遇種種限制,但還是在貝貝的牽頭下,舉辦了“乾一票”Battle比賽。雖然決賽順利進行,但之後的分站賽卻又因為不可抗力的原因被取消。

2018年的年底,紅花會結束了與摩登天空的官司。當時,他們說2019年要做三張專輯。不管什麼情況,專輯的事兒我還沒忘,會一直等著。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19

2019年,紅花會就在舉行了炬·西安演唱會。這是西安第一場HipHop演唱會,不再是Livehouse裡的小打小鬧。那場演唱會,紅花會的前成員小白也加入其中,但卻沒有PG One的身影。

紅花會演唱會西安站結束後,他們的APP炬猩已上線。紅花會的app名為“炬猩”,諧音“巨星”,也諧音“聚星”,取自彈殼那句“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一時之間,這款APP的下載量驚人,畢竟終於有地方聽紅花會的歌了。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0

在那之後,紅花會又辦起了炬·2019世界巡迴演唱會。一時之間,許多人都相信,紅花會逐漸的從陰霾中走出來了。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1

2019年五月,紅花會官方微博終於卸下這面大旗,改名為:GDLFMUSIC ,古德來福音樂。GDLF等於Good Life(美好生活),同時這個詞組為丁飛身上的文身。

之後巡演宣傳海波截掉了紅花會三個大字,緊接著,紅花會全員改名,通通去除紅花會前綴的舊名。

從此,江湖上沒了紅花會,多了一個GDLF,但大家都還是習慣性的把他們稱作紅花會,因為這個名字影響了太多的人。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2

五月中旬,丁飛終於忍無可忍了,他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方式,發了無數條微博。至此,紅花會與PG One的矛盾也公開化。

究竟孰對孰錯,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斷。總之,我確實沒有想到,王昊會以這種方式,離開紅花會。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3

在那之後,紅花會的近況也並不順利。炬·2019世界巡迴演唱會蘇州站、韓國站、深圳站相繼被取消。

如果最近一段時間,紅花會有什麼令人高興的事情,那估計就是彈殼榮陞奶爸了。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4

再往後,貝貝發生了什麼,大家也都清楚,前文我也說了,關於此事,我不便多說。唯一能講的就是,希望他早日康復。

沒人能想到,上週末的AYO音樂節,就是紅花會的最後一場演出了。當時到場的觀眾在不經意間,見證了紅花會的“告別”演出。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5

這就是我知道的關於紅花會的故事,我相信,在紅花會成長的背後,在他們做出每一個艱難的決定背後,在每一個事件發酵出來的背後,也一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紅花會宣布解散後,出來發聲的rapper並不多。其中,光光發了微博,他是這麼說的: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26

紅花會從無到有,從谷底到巔峰,從萬眾敬仰,到成為眾矢之的。在我心中,紅花會絕對是目前中文說唱歷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團體。

不知道多年以後,人們再談論起紅花會,是會給出怎樣的評價,但中文說唱的歷史上,他們永遠都不會被遺忘。

對於紅花會的解散,我沒什麼能說的分享給大家。唯一的心得是五個字:高處不勝寒…

0 comments on “如果註定要說再見,那麼我想再看紅花會最後一眼。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