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狗MC HotDog:『我就算正在變老,你們也幹不掉我!』 4
HIPHOP 最近發生什麼事

熱狗MC HotDog:『我就算正在變老,你們也幹不掉我!』

6月23日在台北Legacy第一場,出人意料的,熱狗開場翻唱了一首《靜止》。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不按常理出牌似乎才是熱狗的常理。公認的“Hip Hop教父”“饒舌大師兄”,很多人覺得他地位不同,但這次巡演他偏偏要回到1000人以下的Livehouse,回歸近距離的場地,告訴大家,自己還是那個廢物。

“不管那些排好的場次,現在你最想去哪裡表演?” “我想去日本演,順便買東西。”

前幾天熱狗MC HotDog公佈了“廢欲清”巡演場次,還沒開票,已經一群人對著“更多場次值得期待”想入非非,問問熱狗自己,卻是這樣隨心所欲的回答。

熱狗MC HotDog:『我就算正在變老,你們也幹不掉我!』 5

6月23日在台北Legacy第一場,出人意料的,熱狗開場翻唱了一首《靜止》。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不按常理出牌似乎才是熱狗的常理。公認的“Hip Hop教父”“饒舌大師兄”,很多人覺得他地位不同,但這次巡演他偏偏要回到1000人以下的Livehouse,回歸近距離的場地,告訴大家,自己還是那個廢物。

發行《廢物》這張專輯之前,不少跟了熱狗很多年的歌迷覺得,熱狗就是在賺錢嘛,大家都理解,專輯一發,這些人說,哦!大師兄回來了。

《我是唱作人》中有一期被討論得很熱鬧,說唱OG熱狗輸給了首次嘗試說唱的王源。熱狗倒是十分無所謂,上節目唱新歌,演得爽就萬事大吉。

做《廢物》這張專輯也是一樣。他說,做音樂對他而言是很私人的事,甚至也不想服務歌迷。寫歌要是能過得了自己那關,就不怕人家怎麼評價怎麼罵了。然而仔細聽聽《廢物》,有些歌分明一出場就是要人坐立難安,“罵”出聲來。

熱狗MC HotDog:『我就算正在變老,你們也幹不掉我!』 6

單曲換流量年代的老派作風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熱狗MC HotDog長年的生活習慣是只喝可樂不喝水,“我是逼不得已絕不喝水!”為什麼?“水超難喝沒有味道啊。”Old School的敗類體質可不尋常,有次本色音樂公司員工體檢,他的數值竟是全公司最健康的。喝可樂保健康這樣的怪道理,似乎也呼應他新專輯《廢物》的核心價值。那些以厭世表述的生活態度、愛情親情,總歸是“每天來點負能量”,要起負負得正的效果。在開場曲中,他早早唱到這時代“是誰比窩囊誰更廢”。

《廢物》和前作相隔七年,縱觀他的創作生涯間隔算長了。他解釋,自己2015年就在錄音,可中途轉作兄弟本色,又接到《中國新說唱》的節目邀約,忙呀。忙起來就不想寫歌,“廢物”到2019年初,一股感覺上來,才趕緊加寫了幾首,包括《Hip Hop沒有派對》、《吉娃娃》、《Do You Remember》這些重要且精彩的作品,都是那時候完成的。同時,他也重新面對四年前錄下的歌,重新篩選、編曲,過程中淘汰掉的demo超過十首之多。在用單曲換流量的年代,一張完整專輯包含13首歌、特地排好曲序已顯得老派,熱狗的歌詞竟還洋洋灑灑寫了三大段:“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饒舌歌手,他會寫好三段歌詞。現在頂多就是兩段、兩分多鐘,三分鐘以內快速吸引人家注意。”

Hip Hop沒有派對?

專輯開場的《Hip Hop沒有派對》與《改變》二曲,可以聽見他企圖辯證這些年,嘻哈音樂場景與自己的變化與拉扯。

《Hip Hop沒有派對》MV 2017年,《中國新說唱》後,中文流行音樂爆發嘻哈音樂熱潮,作為該節目評審,他看著場景熱鬧卻存有疑惑:“大家都覺得現在是Hip Hop的盛世,可是我就是故意要跟大家講,真的是這樣嗎?還是是歌舞昇平,都是假象?” 他提到剛落幕的金曲獎,自然很高興有嘻哈歌手入圍、得獎,但心裡仍對大環境的變化有所保留:“因為我覺得現在做音樂的門檻變低了,每一個人他都可以是饒舌歌手,他都可以來做音樂,而且現在厲害的地方是人人都有機會,現在你可能錄一首很有創意很厲害的歌,放在網路上可能就爆了、紅了。你不需要一張專輯,可能只需要一首歌。

說起來也不只是嘻哈,整個創作場景的門檻都降低了,有點感覺就能做出很不賴的歌,找懂視頻的朋友拍一拍,就有了MV 。如果擁有特殊個性就能脫穎而出,再努力經營自己,就會有粉絲來看你的表演。主流地下、原創非原創,似乎彼此之間的區隔慢慢消失了。對於創作者這似乎是最好的年代,他骨子裡卻有更多的期待:“可是正因為這樣子,所有人都不差了,所有人都在一個平均的面上。可是相對來講,真正讓你驚豔的東西也不多了。”他不禁哼起了《Hip Hop沒有派對》的歌詞:“怎麼每個Flow 都一樣他們都一樣/像街上的女孩子她們長得都好像”。

 用你的方式來擊敗你

《Hip Hop沒有派對》副歌用Autotune是在諷刺這個氾濫使用的音色嗎?“沒有要諷刺,你不覺得我Autotune用得很好嗎?用得很好怎麼會是諷刺呢?”他澄清:“你與其講諷刺,更應該說是我要用你的方式來擊敗你。 ”

許多人看他是聽Old School長大的,不能接受Trap風潮,但Trap於他而言並沒有問題,甚至有時很喜歡:“我覺得Hip Hop需要各種風格,需要言之有物的東西。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某些時候就是需要這種無腦、腦殘的,聽來high 的、爽的、沒有壓力的,因為現實生活已經非常苦悶,不想要再聽說教。” 他困惑為何Old School跟Trap的聽眾要彼此互相較勁,兩種曲風中都有好作品跟爛作品,何必比較?“對我來講這是非常無聊的假議題!”

 負負得正,“厭世”兒童

世界有很多難題,厭世可以是面對它的一種方式。《廢物》大量運用了一些看起來“厭世”的符號,包括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Loser……然而聲響上卻是十分躁動的。《廢物》企圖詮釋,厭世並不消極,它是一個出口,每個人都有的一面:“我一直覺得厭世或負能量,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它,因為我們的生活、真實的世界,本來就不是那麼的美好。可是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也好,長輩、朋友們給我們鼓勵的話、網絡上所有人……都在給你畫一個大餅,就是’明天會更好’、’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我覺得非常不健康!”他觀察身邊的憂鬱症朋友,總是非常痛恨正面鼓勵的話,那些嘴上的沒事,誰相信啊?

《吉娃娃》副歌用孩童聲唱“討厭爸媽”對他來說,寫得一點都不假,有孩子的他,現實經歷就是如此:“小朋友本來就是最莫名其妙的一群生物。他們本來就會為了各種莫名其妙的小事生氣。去百貨公司爸爸媽媽不給他買玩具,他就是要買,嚎啕大哭:’我討厭爸爸,我討厭媽媽!’” 他看不爽的還有男女對唱情歌,往往不符合真實情況。現代人的感情糾纏明明是相愛相殺,一通電話打來跟你一哭二鬧三上吊。於是他寫《怨偶》,開頭接起電話與艾怡良隔空對峙、叫囂。他悄悄透露,原版demo其實接起電話後是一連串超難聽的髒話。

為華語Hip Hop教父的稱號所“害”

從2001年發行四張EP至今,18年來熱狗出手仍是老辣,大方唱著自己的生活:“我覺得這是我與我的音樂,可以一直受到大家追隨而且不會被淘汰的原因。我的東西就是一直在講生活,我所有的歌不會去講一些虛無飄渺,刻意吹捧氛圍。你去觀察很多饒舌歌手,他們沒講什麼東西,就是同一個主題、同一個氛圍,一直在講我很厲害、很頂端,你們都遜,可是他沒有在講生活。” 同時,他也會調整下筆視角:“我很多看事情的角度,是站在大家的立場去寫。我下筆可能會以一個老百姓、一般年輕人而不僅是熱狗的角度去看。”

《Do You Remember》MV 這似乎解釋了他忙碌起來,沒辦法專心寫歌的原因。都在工作,沒有生活,自然寫不出歌。不禁想提起他的好兄弟張震嶽:經常跑戶外活動、頻繁寫歌,是不是因為很懂享受生活?“我覺得他是有點不知民間疾苦(笑)。因為他之前那段時間沒有負擔嘛,他沒有小孩。你看他現在小朋友剛滿幾歲,他還懂不懂生活?我們每個人很早, 28、30歲就有小孩了,我們都是這樣子。你只要有小朋友,你的世界就是崩壞。你看他最近的Facebook,不能出去,好久沒衝浪了。” 熱狗雙手一攤:“沒有辦法的事情呀,就連饒舌歌手如我,我有小朋友之後,也是不知道要過幾年水深火熱的日子,熬過來!”

熱狗:懷胎七年,生出一張廢物。這麼慘的音樂人大家難道不支持嗎?回想5月熱狗回歸,首波主打選了編曲簡單、溫柔走心的《Do You Remember》。從前奏老唱片炒豆子聲,到MV 中段蛋堡現身擺出《史詩》最後的站姿,四分鐘內弄得歌迷熱淚盈眶。他說,一開始公司壓根沒想過要先拿這首出來,大家對回歸作的想像往往是很炸裂很兇的歌,然而他不想落入俗套。《Do You Remember》用意識流的方式串連所有喜怒哀樂的回憶,對他來說不只是緬懷過去,也持續對比現在、期許未來。2019年,熱狗41歲了,他不過生日,對年紀毫不在意:“我的年紀跟周杰倫、羅志祥、潘瑋柏其實也差不了多少,差不多一兩歲上下,可是大家不會覺得他們老,可是大家好像會覺得我很老,會一直跟我說’你40歲,你OG了’,那你們為什麼不去問那些其他人?”他哈哈自嘲:“某種程度上我是被’華語Hip Hop教父’這類稱號害到了。” 目中無人,話中有槍,他的雙眼躲在墨鏡後:“我就是這個年紀,我就是在變老,我就是一直在做,你們也乾不掉我。”

Q&A

SV:為什麼街聲網站的用戶名是’寂寞的小水怪’?

在街聲就是隨便填的名稱,別的賬號還有什麼頂級男模,改都不能改。先有這個名稱,再有的新歌。

SV:你有很多墨鏡,有和墨鏡相關的趣事嗎?

四年前和朋友成立了一個眼鏡品牌,Catcher,經營不善,倒掉了。

那次我深深體會到,創作者就好好創作,不要搞有的沒有的副業,投資什麼的,好好做音樂就好了。

SV:做了三年說唱節目的評審,有什麼變化嗎?

第一季當然最有新鮮感,所有人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在節目裡可能都不知道要幹嘛,第一季未知冒險的新鮮感特別強烈。

《中國新說唱》帶來的風潮無與倫比,是現象級的,後來很難被超越,選手的心態也有變化。來第一季是:你們這個節目到底要幹嘛?後面的選手看到第一季的影響力,很多人的心態都變成:我要成功,這是人之常情。

第三季的節目,自己覺得海選很煩。大家都是清唱,但說唱很多是需要音樂來襯托選手的好,比如唱trap。有些歌詞比較衝的,海選優勢就很明顯。海選當時被限制250個人裡面找30個,不能超發鍊子,注定有困難有爭議。我也知道其中一些人的實力,但現場清唱體現不出優勢,那要不要給他們過?就必須要在很短的時間裡,腦中有對話判斷和問號。

問:給當下玩音樂的年輕人的提醒是?

要有自己的強烈的個人風格和特色。在大家普遍都不差的情況下,你也只是不差的話,就會被淹沒在潮流裡。如果你想真的達成心中夢幻的職業,就是要自己發掘,現在的年代很吃個人風格。

0 comments on “熱狗MC HotDog:『我就算正在變老,你們也幹不掉我!』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