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4
HIPHOP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Mixmag 10月刊發布,霸氣外露的27歲比利時Techno藝人Charlotte de Witte 分外搶眼,她也順勢成為又一​​個佔據 Mixmag 和 DJ Mag 兩大電音文化雜誌的封面的行業代表。就在本月公佈的DJ Mag 百大DJ榜單中,她也拿下第74的排名。

Mixmag 10月刊發布,霸氣外露的27歲比利時Techno藝人Charlotte de Witte 分外搶眼,她也順勢成為又一​​個佔據 Mixmag 和 DJ Mag 兩大電音文化雜誌的封面的行業代表。就在本月公佈的DJ Mag 百大DJ榜單中,她也拿下第74的排名。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5

Charlotte de Witte 出道不過五年,還算是個新星,尚不像底特律三傑、Jeff Mills、Ben Kolck、Sven Vath這些傳奇 OG,有那麼多歷史可講,但她的崛起恰好也說明了這個時代的特徵,能夠跟當下盛行的快餐舞曲進行博弈,竟享有不亞於EDM的受關注度(尤其是在登上Tomorrowland主舞台後),這讓我們看到了電音文化在躊躇多年後有意進步的勢頭。

電子舞曲是什麼?電子舞曲最多向流行文化妥協多少?至少 Charlotte de Witte正在同行動給出一種足夠周全的解答。她扛住了常人難以設想的壓力,讓主流領域接受電子舞曲理應具備的檔次和品質。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6

在被演出方頻繁邀請前,Charlotte de Witte 甚至不敢對外聲稱自己是位女DJ,而是使用一個頗為男性化的代號 Raving George 隱匿在家出產作品,以此來給自己製造安全感。如果你在Google裡檢索 Raving George 這個名字,冒出來的正是如今你所熟知的Charlotte de Witte,那時她甚至還在Spinnin’Records旗下發行音樂。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7

曲目風格是一首pop趨向的 Deep House,作為一顆名不見經傳的新人,能在當時水準還比較領先的Spinin’Deep旗下簽約作品,已著實不易,更何況’You’re Mind’這支曲目還斬獲了1200多萬的YouTube觀看量。

但Charlotte de Witte 似乎絲毫不心疼這個成功的開端,毅然摒棄了這個剛剛打磨好的“護體”,其實原因也很簡單,一句激動的言辭:“為什麼我會需要一個男性的名字!”,道出了身為女性製作人背負的太多不公以及對現實的不屈反抗。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8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9

終於,25歲的Charlotte de Witte,2015年起以其本名誕生,在隔離和清除掉過往的自己後,她迅速切換為更有深度和塑形的個人風格上,加之獨特的氣質、強硬的個性,讓她登上Tomorrwland主舞台和萬人Techno現場Awakenings,並在多個Techno大廠發行作品,她釋放出了更多自己本被現實壓制的潛能。

Charlotte de Witte @ Awakenings

對於為何自己從流行類House轉變為Techno,Charlotte de Witte表示前者只是讓大家感到開心並因此舞動,但顯然Techno含有更複雜和真實的情緒,不單單是形式上的構造,更表達著深處的思想,這才是她最想要的。

割捨,Charlotte 的狠,為她贏得了另一片天。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0

在Charlotte de Witte憑藉廣播節目贏得登上Tomorrowland的演出機會後,由於過於年輕,網絡上滋生了一眾極端分子,以“陪總經理睡覺來博得機會”、”因為她有胸,主辦方才選擇預定她”等侮辱性的言論來針對她。對此,夏洛特女士也仍顯示出高度的冷靜和成熟,因為她太清楚瞬間成名後,有些陣痛是不得不經歷和耐受的。

電音這個行業也的確為難了女性DJ,一旦成名,不僅要能夠扛下來大大小小的密集演出帶來的體力透支,還得直面如今日益惡化的網絡暴力,Charlote de Witte 能做到當前的程度,顯示如今的風度,其內外資質的強大可想而知。或許昔日的那個“護身-喬治”,仍在以另一種方式激勵她前進,硬朗而有大將之風。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1

Charlotte de Witte也曾表示過並沒有多麼喜歡自己出的作品,可能並不和Techno樂迷的口味,但大家想想啊,她爆紅了,成天要面對多大基數的聽眾,並不是誰都像Techno骨灰黨那樣追求極致黑暗或深度的音軌,因此時刻都可能需要與迎合做心理鬥爭,以及選擇迎合多少都是不容易拿捏的,但Charlotte de Witte內心尺度清晰,她也會根據場合和人群放些毫不妥協的”反常”Techno。

陣痛的“陣”很可能就是整個職業生涯,但心理的日漸強大讓它失去了殺傷力。

天 選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2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3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4

除了在2018和2019登上TML主舞台,Charlotte de Witte的演出履歷已經囊括了Awakenings、Time Warp、Resistance、Drumcode Festival、Junction2、Sonus、Sónar等最有影響力的Techno活動,她還被Mixmag評為2018最佳DJ並且躋身前十,2019年九月被第22屆ibiza DJ Awards授予最佳Techno藝人,並在電子音樂峰會IMS中擔任主講人。

這些成績就像宇宙大爆炸般,在短短兩三年間接連發生,放眼整個電音領域也少有類似現象。

人們很難不為此感到奇怪甚至是質疑,究竟是命運使然?,命運占了一部分,但這更是來自Charlotte de Witte 自身的努力。

Charlotte de Witte形容她首場俱樂部演出,就被自己搞砸了,因為糟糕的排曲和生疏的操作,留下了尷尬的回憶。然而自幼深厚的音樂情懷和對DJ職業的嚮往讓她不斷力克種種挫敗,最終晉級為界內無法忽視的新生力量。Coyu的貓咪廠牌Suara在2016年3月的合輯《Beauty Imperfection》就有收錄Charlotte de Witte的作品’Varpulis’,也是她最彰顯個人魅力的曲子:雲淡風輕,典雅大氣,堅毅有力。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5

2018年Charlotte de Witte的名字出現在Drumcode A-Sides系列第七輯,在主流Techno方面,她儼然已是女性勢力的掌舵人。

今年Charlotte de Witte 則迎來了個人廠牌KNTXT的開張,與德國傳奇人物Chris Liebing的合作使這個啟動儀式分量十足。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6

上天的眷顧並沒有讓Charlotte de Witte上天,她仍舊目標明確,腳踏實地,時常回到初心的孕育之地,她的故鄉——布魯塞爾。

 Charlotte de Witte 在家鄉布魯塞爾錄製電台節目

可以說’ Charlotte 的崛起’就是源於在布魯塞爾錄製的廣播節目,因此如今即使自己巡演再忙,也會回到這裡,投身於讓自己感到最踏實的工作中。夏洛特對於比利時電音的過去和未來都感到無比驕傲,也渴望貢獻自己的力量,時常以從業者的身份為經典的比利時廠牌R&S、Bonzai Records舉薦人才,並且親自在set中播放他們的作品。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17

邁入新階段的Charlotte de Witte在近期公佈了KNTXT廠牌接下來的兩張唱片:Selected EP和Pressure EP,她將如何推動電音行業的良性發展,我們共同見證!

0 comments on “卸下了男性偽裝的 Charlotte de Witte 解放真正的自我的進化史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