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4
HIPHOP 最近發生什麼事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事實上,從此次IPO募資金額用途來看,普普文化也確實在往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的方向發展:大約29%用於開發和運營在線內容;約21%用於發展街舞培訓業務;約21%用於創作嘻哈知識產權的衍生作品;大約14%用於開發嘻哈活動;剩下的約15%則為營運資金。 

因此,就目前來看,在轉型成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的道路上,普普文化還是有著一定的決心。只是,對於普普文化而言,在這個機遇和挑戰並存的時代,光有決心還遠遠不夠。如何構建起自身優勢、如何在競爭不斷激烈的嘻哈賽道上佔據一席之地,如何讓“中國嘻哈第一股”變得名副其實,都是普普文化亟需回答的問題。 

Advertisements

最近嘻哈圈很火紅的“中國嘻哈第一股”普普文化究竟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如何讓“中國嘻哈第一股”這個稱號變得名副其實,是普普文化亟需回答的問題。
上市暴漲之後,股價便是跌跌不休時不我予的哀愁。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5

上月底,上市首日,普普文化以12.26美元開盤,盤中多次觸發熔斷,最高漲幅超460%。在第二個交易日,其股價再度大漲97.69%,盤中更是創下了78美元的新高,較發行價6美元高出1200%。

在暴漲之後,普普文化便迎來了連綿不絕的跌勢。截至美東時間7月27日收盤,普普文化再跌6.95%,報收4.95美元,已較78美元的最高位下跌93.65%。 

事實上,過山車般的股價走勢或許早有定數。 

一方面,從大的趨勢來看,自嘻哈文化在《中國有嘻哈》等綜藝中破圈之後,中國嘻哈市場的產業化與商業化進程便不斷加快,時至今日仍有巨大潛力有待挖掘。毫無疑問,普普文化處在增量賽道,且於嘻哈市場成熟的美國上市,無疑又可以盡可能地提升估值。 

另一方面,從業務構成來看,普普文化雖然在嘻哈業務上不斷發力,但近兩年來,其非嘻哈業務依然佔據超50%的營收。換而言之,普普文化雖然有著“中國嘻哈第一股”的光環,但其業務上的“嘻哈味”並不濃厚。這無疑會讓投資者對其估值產生疑雲。 

可以看到,普普文化雖然此次上市成功,但其未來發展前景並沒有 而此次上市之旅,究竟是一場瘋狂的資本遊戲,還是嘻哈文化突圍之始,也還有待於時間的檢驗。但不管如何,對於普普文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或許便是提升自身業務中的嘻哈要素,以構建起獨有的護城河,讓“中國嘻哈第一股”名副其實。也唯有如此,普普文化方能在日後激烈的競爭中找尋到自身的一席之地。

並不嘻哈的“嘻哈第一股”

招股書顯示,普普文化創立於2007年,是一家從事嘻哈文化運營和娛樂公關的企業,主營業務主要包括活動舉辦、活動策劃與執行、品牌推廣三個方面: 

1、活動舉辦

活動舉辦業務指普普文化會定期主辦現場音樂會以及與嘻哈有關的活動。現場音樂會主要與各音樂公司以及藝術家進行合作開展;嘻哈活動則包括舞台劇、舞蹈比賽、音樂節及宣傳派對與在線嘻哈節目。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財政年度,普普文化共舉辦29場舞蹈比賽活動、19場音樂節及宣傳派對、16個在線嘻哈節目。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6

活動舉辦業務的收入主要由廣告商提供的讚助費以及活動的門票收入組成。在2019財年至2020財年,活動舉辦業務分別營收653萬美元、763萬美元,分別佔據當年總營收的34%與49%。 

2、活動策劃與執行

普普文化會根據客戶要求提供定制的活動策劃和執行服務,這些服務通常包括設計、物流、活動佈置以及實際活動設置和實施的協調和監督,並通過服務產生收入費用。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7

在2019年至2020年,普普文化分別為35位客戶執行了43場活動、16位客戶執行了49場活動,兩年分別實現營收995萬美元、549萬美元,分別佔據當年總營收的52%與35%。 

在招股書中,普普文化表示,在活動計劃和活動材料設計中加入重要的嘻哈元素,如街舞表演、嘻哈音樂等,能將該業務與其他公司提供的服務相區分開。但查閱該業務在2019年與2020年為前十大客戶提供的服務後,可以發現嘻哈元素在服務中的體現並不算多。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8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9

可以說,該業務與嘻哈文化的關聯性其實並不明顯,更多還是考驗公司對活動的策劃與執行能力。更何況,普普文化在招股書中還曾直言,該業務的競爭對手為運營線下活動的廣告和營銷公司。 

3、品牌推廣

普普文化還提供品牌推廣服務,具體包括商標和標誌設計、視覺識別系統設計、品牌定位、品牌個性設計以及數字化解決方案等業務。品牌推廣服務的客戶通常為消費品公司以及廣告和媒體服務提供商,因此其競爭對手主要為為企業客戶提供營銷解決方案的廣告和營銷公司。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0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1

在2019年至2020年,普普文化分別為21家和16家客戶提供了品牌推廣服務,分別營收243萬美元、224萬美元,分別佔該年總營收的13%和14%。 

從上述梳理中不難發現,在普普文化的三大主營業務中,只有活動舉辦業務與嘻哈文化的關聯性較強,活動策劃與執行和品牌推廣業務則與嘻哈文化關聯不大。而活動策劃與執行和品牌推廣業務在2019年、2020年的總營收中又分別合計佔比65%、49%。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普普文化的“中國嘻哈第一股”的光環有些名不副實。 

更何況,活動策劃與執行業務和品牌推廣業務的營收受疫情影響較大,在2020年中並未得到準確反映;活動舉辦業務則受益於在線嘻哈節目的推出而業績有所增長。 

招股書稱,普普文化在2020年的2月至5月期間暫停了所有線下活動,品牌推廣業務也因廣告或營銷活動的需求低迷而收入下滑,而在線業務卻得到快速發展——自2020年3月開始,普普文化已經創立了16個在線嘻哈節目。反映到經營情況上,在2020財年,活動策劃與執行業務和品牌推廣業務的營收分別同比下降45%、8%,活動舉辦業務的營收同比增長17%。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無怪乎有網友吐槽普普文化只是“做地面活動的公關公司”,是“去納斯達克裝中國嘻哈第一股”的“騙子公司”。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2

趁熱鐵難打

事實上,在上市後的幾個交易日裡,普普文化股票暴漲很大程度便在於其“中國嘻哈第一股”的光環。有傳媒行業分析師曾表示,嘻哈文化在美國盛行便是普普文化上市前幾日股票大漲的關鍵所在。而被幾檔綜藝節目帶出圈的中國嘻哈市場又是一片藍海。 

從這個角度來看,也就不難理解普普文化一開始股票暴漲的邏輯。只是回到市場業務層面,在招股書中表示要將公司重點轉移到活動舉辦業務上的普普文化似乎並不會十分順利。換而言之,普普文化可能難以藉助嘻哈的熱潮完成自身業務的轉型。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3

一方面,普普文化的資金一直比較吃緊,若無法解決資金問題,那麼缺乏保障基礎的轉型道路也勢必難以平坦。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普普文化擁有現金和現金等價物136萬美元,而短期銀行借款總額為184萬美元,流動負債合計高達899萬美元。雖然此次上市募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其資金吃緊問題,但光靠外部輸血始終無法將問題根治,而要想發揮內部造血功能又困難重重。 

招股書顯示,在近兩個財年,普普文化的應收賬款佔總資產比例超65%,而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增加了155天。另外,在2019財年,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應收賬款佔當期公司應收賬款總額的58%,2020財年該比率則上升至65%。這意味著內部造血有著較強的風險性,普普文化需要做好應對壞賬的準備。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4

另一方面,隨著賽道上的競爭逐漸激烈,目前沒有足夠深的護城河的普普文化又難以抵擋利率及市場份額等下滑的趨勢。 

在招股書中,普普文化認為自身俱有“廣泛的標誌性嘻哈活動組合、對年輕一代的深刻理解、強大而忠誠的企業客戶群、經驗豐富的管理團隊”等競爭優勢,但事實上,這些競爭優勢並不能成為普普文化在激烈競爭賽道上進行角逐的有效法寶。 

普普文化就有在招股書中坦言到:我們可能會將現有業務輸給競爭對手,或者我們可能贏得利潤較低的業務,包括我們可能需要降低向客戶收取的服務費。換句話講,由於護城河不深,普普文化可能選擇價格戰等妥協的打法。 

另外,值得指出的是,例如,今年5月,嘻哈幫便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攜手打造全日制職業舞蹈研修院,投資總金額過億元。各大廠的佈局與普普文化現有的三大業務有著直接的利害關係。如何應對大廠對市場份額的侵蝕,將是普普文化接下來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

嘻哈市場潛力大

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顯示,在《中國有嘻哈》《這!就是街舞》等綜藝的帶動下,嘻哈文化正逐漸被中國年輕一代所認可和接受。2014年到2019年,中國嘻哈文化市場的總營收從45億元增長至142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25.6%。預計未來五年市場將延續上升趨勢,總營收或將增至478億元,其整體複合年增長率則將達27.5%。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5

具體來看,中國嘻哈文化產業的收入來源主要有五個,分別為演出策劃與運營、藝人代理、培訓、活動組織與運營、嘻哈衍生品。其中,在2019年,嘻哈培訓為最大收入來源,其營收佔市場總收入的53.8%;嘻哈活動組織運營和嘻哈表演策劃運營分別佔嘻哈文化市場總收入的26.4%和16.7%;藝人經紀和嘻哈衍生品是行業內兩種新興的商業模式,兩者的市場份額合計約為3.1%。 

另外,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在2019年,前10名嘻哈文化公司僅佔市場總收入的6.4%。可以說,中國嘻哈文化市場正面臨著一片藍海,有著巨大的潛力等待挖掘。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6

更何況,不斷得到主流文化認可的嘻哈文化還會不斷加快破圈的步伐,盡可能提升自身市場上限。以街舞為例:在2020年12月,國際奧委會正式確認將街舞納入2024年巴黎奧運會;同年同月,在亞奧理事會第39次全體代表大會上,霹靂舞正式獲准列入2022年杭州亞運會競賽項目。毫無疑問,主流賽事的認可將會極大促進街舞普及與產業的發展。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嘻哈文化市場日益受到部分投資人的關注,明星胡海泉便是其中之一。胡海泉曾斥資230多萬元成為普普文化的第五大股東,而其創辦的 就是街舞》的出品方之一。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17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中國嘻哈文化和街舞行業的公司主要有三類,分別是專注於提供街舞培訓的街舞公司,專注於音樂製作和商業表演的嘻哈音樂公司,以及綜合性的嘻哈文化內容服務商。普普文化在招股書中明確表示自身是為數不多的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之一。換而言之,往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發展將是普普文化接下來的主要目標。 

事實上,從此次IPO募資金額用途來看,普普文化也確實在往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的方向發展:大約29%用於開發和運營在線內容;約21%用於發展街舞培訓業務;約21%用於創作嘻哈知識產權的衍生作品;大約14%用於開發嘻哈活動;剩下的約15%則為營運資金。 

因此,就目前來看,在轉型成綜合性嘻哈文化內容服務提供商的道路上,普普文化還是有著一定的決心。只是,對於普普文化而言,在這個機遇和挑戰並存的時代,光有決心還遠遠不夠。如何構建起自身優勢、如何在競爭不斷激烈的嘻哈賽道上佔據一席之地,如何讓“中國嘻哈第一股”變得名副其實,都是普普文化亟需回答的問題。 

0 comments on “暴漲又暴跌?頂著 嘻哈第一股 頭銜的『普普文化 』到底嘻不嘻哈?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